陕西风水吧(陕西富平县风水龙脉)

周公解梦时间:2021-12-07阅读:4

陕西文学界有三座“高山”,代表了目前陕西文学的最高境界,写作风格也都是各有千秋。

他们就是被称为“陕西三大家”的三位大文豪——路遥、陈忠实、贾平凹。

本人属于80后的尾巴的那一批人,接近90后,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学校发的课外读本里就有过《平凡的世界》和《白鹿原》的节选片段,因此对于这两本书我了解的是比较早的,但是说来惭愧,真正拜读却是很多年后的事情了。

三位都是获得过我国文学界最高奖章“茅盾文学奖”的作家(《平凡的世界》、《白鹿原》、《秦腔》),本人作为一个浅显的文学爱好者,也有幸拜读过三位老先生的获奖作品,虽然写作风格各有千秋,但却都将个人风格发挥的淋漓尽致,甚至让人看后仿佛陷入其中,久久不能自拔......

漫谈陕西三大家和他们的代表作:

路遥

(1949年12月3日—1992年11月17日),本名王卫国,出生于陕北榆林清涧县,中国当代作家,代表作有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人生》等。 曾任中国作家协会陕西分会党组成员、副主席。

对于路遥老师的人生经历,我一个大学同学曾经跟我聊过很多,他也是陕北榆林清涧县人,和路遥先生是“老乡”,同时也是一名文学爱好者,上学时期我们经常一起交流。

路遥老师出身于穷苦人家,很小的时候就被过继给了亲戚代为收养,长大后教过书,也当过农民,后来考上大学开始从事文学创作,也从事过编辑工作——这些经历都或多或少的在他的作品中有过体现。

1982年路遥老师发表了第一部享誉全国的中篇小数(不是他的第一部小说)《人生》;随后于1991年完成百万字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据说在创作这部小说的时候作者时常陷入其中,甚至在某些时刻因为故事的内容而陷入痛苦之中,即使在作品完成后作者依然无法摆脱小说的羁绊。

路遥很爱他的女儿,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他会用一个月工资带女儿去吃牛排(或许是为了弥补自己童年的缺失)。

路遥老师去世的早,是因为肝硬化导致的,这可能和路遥老师爱抽烟有关系,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他非常迷恋“红塔山”。

或许是天妒英才,或许是路遥老师自己对于吸烟的不节制,总之1992年是陕西文坛一个黑暗的时期,一颗文坛巨星就这样陨落了......

当代关中爱情故事——《平凡的世界》

回头翻看一下路遥老师的履历,虽然短暂但如同一颗流星一般划过天空,在他的作品中,离不开的就是人性和命运:因为人性,命运总是和我们开玩笑;但却又因为命运,让善良的人能够走在一起。

在《平凡的世界》中,随着故事的进展,很多事件的发生看似自然而然却又充满着各种意外性,但似乎生活中我们经历的也是这样的“不完美”:

老实善良的孙少安拒绝了田润叶后遇到了温柔贤惠的秀莲,在秀莲的支持鼓励下通过开砖厂赚到了第一桶金,却又因遇人不淑将村子里人投资的钱全部打了水漂,又是秀莲一直在背后默默的支持和鼓励着孙少安,在孙少安还清了欠债日子又恢复了红火之后,秀莲却积劳成疾离开了人世。

被拒绝的润叶开始也是情路忐忑,在父母的强硬安排下嫁给了并不爱的“高干子弟”李向前,结婚的前几年一直都拒绝同房,而李向前却对田润叶一往情深,往往只能通过砸东西或者喝酒来排忧解难,但正是因为喝酒让他在开车的途中遭遇了车祸,成了双腿残废的残疾人,然而就在他感到人生无望的时候田润叶却真诚的回到了他的身边。

田润叶的弟弟田润生是一个文弱书生,虽然出生在小康家庭但从未想过利用家庭的优势去做些什么。

一直和姐夫跑车,直到遇到丧偶并且带着孩子的郝红梅,最终一向逆来顺受的润生选择了一次勇敢,遵从内心选择和郝红梅在一起。

这对姐弟的父亲村支书田福堂虽然机关算尽到头来却竹篮打水一场空,原本的安排完全不是这个样子的,可见命运并不会额外眷顾大户人家,或者说他们还达不到被命运眷顾的条件。

陕西风水吧(陕西富平县风水龙脉)

《平凡的世界》故事里的情侣们似乎都没有好的结局,金波辞掉了工作去西藏找那个曾经魂牵梦绕的姑娘,到了西藏却发现一切都变了,他甚至连自己脚下的土地都不敢相信那是他曾经当兵的地方,只能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哭泣的一遍遍的唱着“在那遥远的地方”(看到这里的时候我真的动容了)。

而主角孙少平就更是刻骨铭心了,高中时暗恋的对象被班长挖了墙角(严格意义上也算不上被挖,毕竟两人没有正式交往过),来到县城后遇见了此生的挚爱田晓霞,两人因为共同的兴趣爱好和对生活积极向上的态度走到了一起。

也正因为田晓霞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让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直到最后田晓霞的父亲见到孙少平并交给他田晓霞的日记,田晓霞的内心世界才丰富的展现在了我们的眼前(好在田晓霞的父亲不像田福堂那么专制,对于女儿和矿工谈恋爱这件事情上他还是感谢孙少平的)。

《平凡的世界》可以说是一部关于陕北及关中在那个时代生活景象的最佳文字记录了,作者的细腻之处不光体现在人物性格上,就连很多地名街景也有着深刻的刻画(对于这部著作单纯的以爱情为线索实在有些偏失,而我也只能以我微薄的理论常识对书中的这一个点进行解读,在这里还是建议大家阅读原著,一定会受益匪浅的)。

接下来聊聊第二位人物吧:

陈忠实

(1942年8月—2016年4月)中国当代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白鹿原》是其成名著作,其他代表作有《乡村》、《到老白杨树背后去》、《初夏》、《陈忠实文集》,散文集《告别白鸽》等。

关中人物谱——《白鹿原》

关于陈忠实老先生的作品,最近网上有很多人说除了其代表作《白鹿原》外再无拿得出手的作品,关于这一点我是十分不认同的。

要说写作成就,陈老算是当代长篇小说创作成就最高的作家之一,仅一部《白鹿原》就足以名留青史。

陈老没有接受过专业的写作学习培训,全凭自己对文学热爱的一腔热血,完成了这部作品(在创作白鹿原的时候,陈老几乎将蓝田县档案局当成自己的家,蓝田县就是小说中“滋水县”的原型)。

话说回来,我并不认为是陈老《白鹿原》后便无佳作(如果只是想割韭菜圈钱,相信单凭陈老的名气绝不在话下,前一段时间曝光的某位鸡汤作家不就是整天发表封面类似名字差不多的口水书来收割粉丝的吗?但是相信陈老是无论如何不会这么做的)。

抛开外部原因不谈,能够完成这样一部50万字的作品压力一定是相当大的,而陈老的脾气又是典型的老陕人性格“生冷蹭倔”,这种性格下陈老后期的作品虽然无法与《白鹿原》相提并论,但只要用心品读,依然能够从文字中体会到他那细腻的心思和优美的文笔所带来的震撼。

要说老陕人的“生冷蹭倔”,陈老一定是三位作家中最具代表性的,何为“生冷蹭倔”?就是一旦发火既认死理,你想拦都拦不住,谁的脸色都不好使,甚至急起来直接上粗话骂人。

在这里也为大家讲一个关于陈老的小段子:

曾经有一位高官居高临下的品论他,说陈主席啊,你《白鹿原》之后咋不写啦?要体验生活,学习讲话精神......,结果官话还没说完,陈忠实就回复了一句“你懂个锤子(锤子在陕西话里是骂人话)”。

如此粗话,但却让人酣畅淋漓捧腹大笑,这才是老陕人的气质——不看天不看地,遵从内心开心就好。

说道《白鹿原》也是近期被改编成影视剧比较多的作品之一,但是无论从电影还是电视剧上来看,对于原著的还原程度都略有缺失,这一点上还是建议大家以原著为主,毕竟这本小说在后期改版过很多次,个人认为还是第一版最值得看,具体原因就不多做解释了。

有人说陕西作家中,贾平凹是“湿”、陈忠实是“干”、路遥是“半干半湿”,这一点从作品中看的是最直接的:

在《白鹿原》中,很多类似于“屎尿屁”的不雅文字不断出现,如开篇白嘉轩去找姐夫朱先生发现白鹿的那一段,就是用“一泡屎”来挡住他的发现,而结局鹿子霖死在田间时,裤裆里也是一堆“软黄金”,虽然在很多读者看来这些都是粗俗的行为,但回想一下那个时代的关中农村,谁又能说这不是普遍现象呢(别说那个时代了,90年代我回农村老家都经常见人随地大小便)?

所以陈忠实的“干”不是盲目的瞎写,很多情节本就是源于生活无需高于生活,这才叫“忒色”(陕西话特色的意思),一种只属于他自己的特色(至少我是学不来)。因此,说《白鹿原》之后再难出一部这样的文字作品也是能够想来的,毕竟世界上只有一个陈忠实,如同世界上只有一个马尔克斯一样。

《白鹿原》中的人物,性格和《平凡的世界》中一样复杂而多变,但更加多了一丝阴沉和罪恶感,比如鹿子霖诱骗田小娥设计坑害白孝文,白孝文最后又假借诏安之名除掉黑娃,这些情节都让人感慨老陕的厚黑学之博大精深。

电影中“黑娃”和“田小娥”的扮演者段奕宏和张雨绮

书中的人物黑白分明却又并非十全十美。比如主角白嘉轩,开篇就提到他这辈子最“自豪”的事情居然是取了七房媳妇,而“恶人”鹿子霖却在村里人缘出奇得好(当然他的好也为他后期带来了无数“干儿子”做了铺垫);阴险的鹿子霖觉教育出了两个正直的儿子,忠厚老实的白嘉轩也培育出了白孝文这样的“败家子”,可见家庭教育和素质教育是分不开的。

对于故事里的情节,既有能够追寻历史的事件(冯将军解救西安),也有作者虚构的故事,但看完之后却让人不由得赞叹作者的深厚功力,能把一场关中“农村人”生活中的舞台剧写的如此大气磅礴。

最后一位人物:

贾平凹

1952年出生于陕西丹凤县棣花镇 ,1974年开始发表作品,1975年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现为全国人大代表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散文委员会主任 、陕西省作家协会主席、西安市文联主席、《延河》 《美文》杂志主编。

目前来说,陕西三大家仅剩下贾平凹先生这个中流砥柱了,关于贾老师的作品,最著名的应该是那部被人们津津乐道的《废都》了吧,因为小说中大量关于“性”的描写让这本书成了无法公开谈论但又在茶余饭后十分热衷探讨的一部作品。

西仓——出现在废都里的地方

贾平凹获得茅盾文学奖略晚于前两位作者,但和上面的两位相比,贾平凹算是“高产”作家了,目前能叫的上名字的作品就很多,此外贾老的“湿”派风格也是让人耳目一新,虽然从中能够看出来一些马尔克斯的魔幻现实风格但却又不同于那种拉美的纯魔幻现实主义,很多往往还是融入了地方元素在里面,让人看得真真假假难以分辨。

今天不聊《废都》,聊聊《秦腔》

唯一没被拍成电影电视的作品

论《秦腔》的知名度,可能可《废都》比起来差了那么一些,但是论这部作品的精彩程度和吸睛情况,却不亚于前者。

陕西风水吧(陕西富平县风水龙脉)

首先作品的“主角”就不是一个正常人——一个脑子有些问题的傻子,也是前任村支书的儿子,为了心爱的白雪而夜不能寐,偷心上人的内衣选择“挥刀自宫”。单凭主角这样一个离奇有略有神经质的行为,就能看出来这本书和前两部的区别了:

前两部我们能从作品中看到我们的生活,而这部作品看到的却是内心。

整部作品以“秦腔”作为线索,以土地作为主要描述,通过一件件光怪陆离却又合情合理的事件,将一个陕南的边陲小镇的生活情境展现在了人们的面前——小说中的场景原型就是贾平凹的故乡。

那个年代物资匮乏,精神文明更是无从抓起,只有秦腔这样的雅俗共赏的表演会成为全镇人的悠闲时光,因此对于唱秦腔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是热热闹闹的景象,也因此引出了整部故事。

《秦腔》里对于老一辈农村人的生活风情,也通过各种“魔幻现实主义”来进行了巧妙的描绘:

清风街的村民对风水非常讲究,因此盖房埋墓都请中星爹占卜测卦,找好穴位清风街东西两街成蝎子形,夏天义的家就在蝎子尾上,占了好风水,因此夏天义便有了辉煌的经历。后来修路从后源经过,把清风街的风水破坏了。“风水重要的很,就是风水一坏,夏天义下台了”。

清风街得人相信世上有鬼神,因此命运往往是通过随机的“灵异事件”来决定:

中星的爹在家中“做法”希望以树龄换取人命;引生犯病的时候,人们以为他是撞上屈明泉的鬼魂,便拿桃木条抽他以驱鬼;大婶连续几天头疼,浑身不自在,三婶便在水碗里立了筷子驱鬼,而筷子居然直戳戳立在碗中。

很多荒诞的行为,在我们看来似乎是愚昧无知的表现,但在作品中却显得那么正常,或许在那个年代这本就是件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吧。

而整部书除了主要情节外,还有一个话题是绕不开的,就是引生对于白雪疯狂的爱,这远比孙少安和田润叶更加的不靠谱。白雪的结婚对象是夏风,两人原本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而引生能做的却只是通过各种单相思及“占卜”的方式来证明白雪其实是爱他的,这和很多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又及其的相似!虽然后来白雪生孩子出了问题以及离婚,但这一切都和引生无关!

整部故事最精彩的就是贾平凹的叙事方式和情节,故事的结局反而已经不再重要了。

未来期待更多优秀的陕派作家

这三位作家算是陕西文坛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了,我也仅凭我对他们部分作品微薄的理解力来进行一些自己的解读,我出生在西安,对于家乡的消息也会格外关注,看到三位作家作品中关于西安的描述时在结合自身经历往往倍感亲切。

回想一下90年代的陕西文坛,涌现出了众多的现象级文豪及优质的作品,进入新世纪以来,众多的优秀作品中似乎难见陕派作家的影子了,不过我相信这只是暂时的,不久的将来,还会有更多的优秀陕西作者和大家见面,我们拭目以待吧!

陕西风水吧(陕西富平县风水龙脉)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回作者所有,侵删)

上一篇:儿童房间布置风水(儿童房摆设风水禁忌)

下一篇:婚姻与住房风水(影响子女婚姻的风水)

最新回答共有70条回答

我来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