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学上的飞地和生地(女生学物生地)

人物时间:2022-01-12阅读:5
一、许昌文化史风水学上的飞地和生地,尴尬说状元

许昌人有一个延续数百年的隐痛风水学上的飞地和生地:自古号称“颍汝多奇才”的大颍川,自唐代科举制度推行以来,从来没有出过状元。

科举时代,还有什么比状元及第、衣锦还乡更荣耀的事情呢?

青年学子,无论出身如何,只要凭借过人才华杀出考试的重围,夺得状元名号,就能改写家族的命运,改写故乡的形象。

所谓地灵人杰,出不了顶级人才,谈何地灵?

风水学上的飞地和生地

许昌文峰塔

古代,许多地方都在东南方位兴建高塔,以振兴文风。

按照风水学,东南方位是文曲星所在,这个地方高敞些,文运才能不被压制。

许昌文峰塔,原名文明寺塔,就是其中的一座。

2019年8月,大河报推出的《寻塔记》中有这样一段话:知州郑振光是江苏武进人。当时的武进是状元迭出的地方,但当他到任后,发现许州自建安以后,文风日渐转衰,再未出过状元,便想建塔接续文脉。

网络上还流传有这样的传说:

许昌人才济济,但由于祥云不落,以致文风不振,使许昌文人失去了一次又一次“状元及第”的机会。

后来,托塔李天王和哪吒经常来看许昌的莲花,看到许昌如此天成美景,却少些镇地宝贝,以致祥云难顾。

有一天,托塔李天王从南天门向许州投下他的五寸御笔,笔头朝天,变成了今天的文峰塔。从此瑞云从天而落,许昌人才多了。

许州文峰塔修建于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当时,风水先生建议道:许昌城东南一带地势低下,多湖泊,这样的地形,犯毛病。学生们自然最焦虑,群起上访:“须建塔,则可。”

在郑振光主导下,塔建成了。建在文明寺内,叫做文明寺塔。

文明寺里有个重要的建筑,叫做鳌头观。考中状元,独占鳌头,这是莘莘学子的终极梦想,也是建塔、建寺的目的。

在许昌文庙,也流传着类似的说法:

科举时代,只有状元才能从文庙正门出入,只有状元才能从官学泮池正中的状元桥上行走。

科举制度存在了1300多年,曾产生700多名状元。

遗憾的是,因没有一人中过状元,许昌文庙千余年来正门从未开启,也从来没人踏上过状元桥。

总而言之,与两汉时代比起来,许州人因从没中过状元,脸面无光,文化上不自信了。

风水学上的飞地和生地

襄城重建的首山文峰塔

对于“状元”二字,禹州人一直也在纠结。

民国《禹县志·科举表》这样提及宋代的程戡:“天禧中礼部第状元。累官枢密直学士,知瀛洲,进端明殿学士。”

礼部第状元,这可能是县志编纂者自创的名词。和如今的高考状元一样,只是在蹭“状元”二字的流量。

正规些的说法,乡试第一称解元,礼部试(又叫会试)第一称会元,殿试第一称状元。

程戡在礼部试中夺得第一名,诚属不易。但在殿试没进前三,只能叫做会元。

二、许昌出过三个状元,全在许田

那么,许昌真的没有出过状元吗?

答案是:“有的。”并且有三个。

古籍俱在,事实在字里行间摆着。

风水学上的飞地和生地

许昌文庙,中为“状元桥”

北宋开宝八年(975年)的殿试中,王嗣宗和一个叫陈识的抢着交第一份答卷。当时,谁先交卷,谁就是状元。

主考宋太祖如此裁判:“角力争胜负,谁赢了就是第一。”

王嗣宗身体素质好些,撕扯中抢到了对方的幞头,挥舞着幞头嗣宗向皇帝报告:“臣胜了!”

于是,他就成了状元。

因为这件事情,王嗣宗被呼为“手搏状元”,没少受天下人奚落,但他是殿试中皇帝判定的第一名,当然是真正的状元。

史书中说王嗣宗是汾阳人,为什么要说他是许昌状元呢?

风水学上的飞地和生地

许昌文庙照壁

宋史记载:王嗣宗因与寇准有矛盾,后来出任许州知州。“嗣宗尝游是州,别墅在焉,时人以为荣。”

“游”,就是游学,时间自然在王嗣宗中状元之前。一个游学的人在许州置办产业,自然就是安家了。

宋代人实行任职回避制,但对一些特别宠信或需要关照的官员,皇帝会网开一面。正因为王嗣宗把许州视作家乡,任许州知州才被视作荣耀。

先在许州生活,然后考中状元,不就是许州状元吗?

王嗣宗状元及第后,辗转各地做官,但许州作为家宅一直存在。

老年王嗣宗患上脚病,上朝都困难了,向皇帝提出再次出任许州知州。寇准向皇帝建议,让他直接退休了。

王嗣宗在儿子的搀扶下辞别皇帝。“对数刻,赐钱百万,还许下。”

其孙王山民墓志记载:“(王嗣宗)捐馆许田,就葬其邑,子孙复为长社人。”

当时,许田和长社分属两个县,但长社是许州州治所在。当时的许田县城,就是今天的建安区许田村。

这个村子不一般,相传因许由而得名,春秋时是鲁国的飞地。郑国以壁来换,又称壁田。三国时,汉献帝和曹操曾在这里射鹿,产生了许田射鹿的典故。在宋神宗时期,许田县与长社县合并,改称许田镇。如今,只是个行政村。

他从青年时代起入籍许州,子子孙孙住在许州,可以说,是这一支许州王氏的开山之祖。

风水学上的飞地和生地

许田射鹿台遗址

在北宋,“兄弟状元”出过两次,孙何、孙仅是第一对,分别于淳化三年(992)、咸平元年(998年)考中状元。

咸平三年(1000年),其弟孙侑也进士及第。

在科举时代,这样的一门弟兄太让人羡慕嫉妒。“天下耸慕,皆目孙氏为大小状元家。至于父兄之训子孙,必举孙氏以为劝,唯恨其不及也。”

孙何之父孙庸,原籍蔡州汝阳。因科举失利,通过另外努力进入仕途,历任开封尉、荆门知军、龙州知州。

孙侑墓志铭说,“太师(孙庸)徙居颍川,今为颍川人。”

与王嗣宗一样,孙庸也是早年安家许田,归葬许田,是这支许州孙氏的始祖。

孙庸死后,孙何领着弟妹们在许田读书过日子。他和孙仅年纪轻轻,便以文名震动天下。

柳开、王禹偁等大佬一再预言,弟兄两个必定要中状元。

孙何与居住在这里的丁谓十分交好,被王禹偁赞为“韩柳后身”,有“孙丁”之称。

文献中,有关孙氏兄弟与丁谓居家许田的记录有许多。

王禹偁在《送孙何序》中说:“今告归许田,序以为赠。”在《送丁谓序》中,王禹偁同样称:“告归许田,序以为赠。”

丁谓在《书异》中,记录了淳化元年在许州经历的一次气象灾害。“许夏旱,五月丁卯,震、雨雹,大风拔木,屋瓦悉飘。”

范仲淹在胡则墓志中称,胡则任许田县尉时,“济阳丁公为举子,时与孙汉公客许田,公待之甚厚。”

汉公,是孙何的字。

孙何在《送朱严应进士举序》中写道:“道出许昌,再序文盟。击节高谈,累日而后去。”记录了他在许田接待友人的事实。

综合以上纪录,可以确证:孙庸移家许田并葬于许田,孙何兄弟继续在这里生活,并且以“颍川人”自命。

毫无疑问,孙何与孙仅,是从许田走出的“兄弟状元”。

风水学上的飞地和生地

襄城文庙

三、我们为什么把状元忘掉了?

在列举科举成绩时,许昌人算来算去,为什么忘记了这三个状元?

我想,大致有以下几个原因。

其一、古人往往称祖籍。在古代,人们本着慎终追远的精神,很重视祖居地,即便离开了几代人,依然对祖居地念念不忘。

比如,苏辙是眉州人,但他的文集叫《栾城集》。栾城,是他唐代先祖苏味道的家乡。

再比如,南北朝时,南迁的陈姓始终以颍川人自居,褚姓始终以阳翟人自居。其实已经过去上百年,许多代没有回乡了。

随着时间流逝,他们真正生活的地方,反而会被后人淡忘。

其二,以名声作取舍。古人引论名人时,爱以人品作取舍。

具体到王嗣宗,终身顶着“手搏状元”的外号,很难让人引以为荣。况且,他人品有瑕疵,文章也不大好。

至于孙何、孙仅兄弟,虽然名噪一时,但是,英年早逝,没有留下大的政绩。“孙丁”的另一位丁谓,后来更被视为大奸臣。

其三,后嗣迁离,影响力未能延续。王嗣宗的后代留下的记录很少,有一孙王山民,后来移居颍州。而孙氏兄弟生前,已将祖茔迁往洛阳,后世是否继续生活在许昌,不得而知。

其四,志书沿袭旧说。历代地方志虽一再修订,除了补充新史,基本照搬。如果没有突破性的研究或增改,最初的说法往往就是不刊之论。

今人从志书中找不到孙何等人的记录,也很难在地方述事中宣介。

风水学上的飞地和生地

状元及第

北宋末年,苏辙曾在诗中提及“二孙”在许昌城中种的柏树,宿老也会谈到“状元兄弟”的典故。

可见,终北宋一代,许昌仍对他们念念不忘。

明代以后,许昌人忘记了“二孙”曾经的存在。但至少有三个地方,一直在抢夺这对“状元兄弟”。

因孙何弟兄祖籍在汝阳,汝阳人将其写入了志书。

孙庸曾任荆门知军,弟兄仨也曾随父在荆门读书。荆门人不但将孙何兄弟称为“荆门三凤”,还修建了状元坊。

这有些勉强,但是宣传给力,“荆门三凤”也十分响亮。

还有一个地方,就是相邻不远的汝州。

汝州地方志中,记录了“兄弟状元”。汝州还有一个状元沟村,村北有个状元泉。

当地传说:“孙何母亲怀孕期间从安徽逃难,落脚到这村子,先后生下了孙何、孙仅。”

既是传说,又与史实相冲突,当然不能采信。

上一篇:水车风水轮竹子(风水轮水车是做什么的)

下一篇:风水地形图解(山区风水如何看地形)

最新回答共有62条回答

我来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