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墓地风水(民间十大墓地风水禁忌)

鬼神时间:2022-01-14阅读:5
古代墓地风水

武则天乾陵无字碑

古代墓地风水

洛阳北邙山的古代墓葬考古发掘

古代墓地风水

汉代墓葬壁画

古代墓地风水

唐三彩天王俑

古代墓地风水

梁庄王墓出土的文物珍品

古往今来古代墓地风水,死与生都是人生的大事古代墓地风水,崇尚“事死如事生”的古代先民对此更是重视有加,不敢有丝毫疏忽怠慢。

《左传·成公十三年》就有:“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的明确记载,这足以说明古人早已把祭祀祖先与军事战争,看成事关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情。

古代的棺椁制度、墓葬规格,从最初原始社会的敛尸葬具,到商周的多重棺椁;到汉代精致彩棺和“黄肠题凑”;唐代的石室、石棺、石椁;宋代的仿木建筑“黄堂”,发展至明清帝王墓葬壮丽无比的“地下宫殿”和金丝楠木棺,经历了一个极其漫长的岁月。

在墓葬的演化发展过程中,墓葬等级礼制的形成,催生出绚丽多彩的古代墓葬文化,出现了古代墓葬壁画、唐三彩明器、殉葬文物珍品等璀璨多姿的独特艺术。

1

历朝各代墓葬文化的变迁。

远古时期,部族中有年长者死去,往往弃之荒野,死人尸体被野兽啃食,其状惨不忍睹,于是为了避免这种现象,就出现了把亲人埋葬在地下土中的墓葬文化。

《孟子·滕文公上》曰:“上世尝有不葬其亲者,其亲死,则举而委之于壑。他日过之,狐狸食之,蝇蚋姑嘬之。”

古代由于科学不发达,许多自然现象难以释怀,人们就产生了阳世与阴间、灵魂不死的概念,出于对先人的纪念和关爱,就把死者生前用过的东西埋葬在地下,还准备好了器物和粮食,希望死者灵魂永生,继续享用生前用过的东西。《荀子·礼论》所说的“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就是这个道理。

随着国家的产生和阶级的形成,墓葬的等级制度也开始形成。

如夏商时期贵族往后的墓葬,出现了墓室、椁室、棺木、壁龛、墓道、车马坑和地上建筑等复杂形势,不仅出现了人殉,而且随葬的玉器、乐器、青铜礼器也开始大量出现。

西周春秋战国时期,列鼎的等级制度已将形成,当时规定:“礼祭,天子九鼎;诸侯七,卿大夫五,元士三也”(《公孙羊·桓公二年》);

就连死的名称也有严格区分,《礼记·曲礼下》称:“天子死曰崩,诸侯曰薨,大夫曰卒,士曰不禄,庶人曰死”。

就连埋葬于车马坑的出行车辆马匹数量也有严格规定,《逸礼·王度记》曰:“天子驾六,诸侯驾五,卿驾四,大夫三,士二,庶人一”。

而古代墓葬方式的变迁,更是社会发展和当时生活文化的综合反应。

古代的墓葬方式有很多,有墓葬、火葬、水葬、天葬、悬棺葬、树葬、野葬、塔葬、割体葬、衣冠藏、翁棺葬等,体现了不同时期、不同地域、不同种族的墓葬文化特点。

古代墓地风水

南昌海昏侯大墓

古代墓地风水

洛阳天子驾六博物馆

古代墓地风水

洛阳古墓博物馆的古代墓室

2

墓碑与墓志

01墓碑 古代的墓碑,与现今高高矗立在坟茔前的石刻墓碑不同,最早的墓碑雏形在春秋战国时期已经出现,它是一种形如石碑的大木,竖立在墓穴的四角,上面有穿孔用以安装辘轳,牵引绳索将巨大厚重的棺材放置于墓穴之中。

《礼记·檀弓下》曰:“公室视丰碑,三家视桓楹”。东汉著名学者郑玄解释为:“丰碑,斫大木为之,形如石碑,与椁前后四角竖之,穿中,于间为鹿卢(辘轳),下棺以绊绕。天子六繂(粗绳子)四碑,前后各重鹿卢(辘轳)也。非石而亦曰碑,假借之称也……”

据说孔子当年为其父母做合葬墓时,担心自己是一个常年在外“周游列国”的游学之人,怕以后回家找不到父母的墓,就在墓上封土做坟。

之后,为了方便人们找到先祖的坟茔,便于祭祀,于是便在坟墓的前面立起高大的石碑,西汉时期随着铁质金属开凿工具的出现,原来无字的原始石碑开始产生带花纹和文字的墓碑,这便是墓碑的雏形与开始。

有的人在墓碑上刻上死者姓氏名字,作为标记;有的则述德记事于上,形成厚重传承的墓碑文化。

“臣子追述君父之功美,以书其上,后人因焉。故建于道陌之头显见之处”(汉刘熙《释名·释典艺》)。

02墓志 东汉末年,军阀混战,群雄割据,导致社会物资消耗极大,为了倡导厉行节俭,东汉盛行的立碑之风受到了严格的限制,史书记载,曹魏命令禁碑。两晋沿袭魏制,没有放开松弛禁令。

尽管明令禁止公开立碑,但是却无法改变早已深入民心的民间悼念、褒彰死者的习俗,更无法改变世家贵族将自己名字和公德“永垂不朽”的愿望,于是,“墓志铭”这种新的变通办法应运而生,成为替代墓碑的变异形态。

墓志铭又称“墓志”,是一种碑刻的哀悼性文字,常常由志和铭组成。志,多用散文叙述,借助墓志介绍墓主的姓名、籍贯、生平事迹,以及思想追求;而铭,则多用韵语行文,赞颂逝者的功业成就,表达对逝者的哀悼之情。

墓志铭起源于汉、魏,成熟于南北朝。墓志铭一般为两块二尺见方的青石相扣合,内面刻字。上面一块刻死者籍贯、官爵、姓氏,叫志盖;下面一块刻墓志正文,记死者谱系、履历等,类似小传。志用散文,铭用韵文。有的墓志后面附有对死者表达赞颂、思念之意的铭文。

洛阳新安“千唐志斋博物馆”是由辛亥革命元老、国民党一级上将、曾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期出任河南省代主席、建设厅长、民政厅长的张钫先生,在兵荒马乱的年代里精心从民间收集上来的一千五百多块墓志铭打造而成,其中不少是达官贵人的墓志铭,具有较高的历史文献价值。

古代墓地风水

西安碑林博物馆

古代墓地风水

北魏元桢墓志铭

古代墓地风水

陕西乾陵

03碑志的文化 一是书法的艺术性。墓志的荟萃之地,诸如河南新安“千唐志斋”、西安碑林,人们可以一睹古人书法的绝妙风姿。

刻于北魏太和二十年(公元496年)的《南安王元桢墓志》,就是其中出类拔萃的杰出代表。

元桢墓志书法劲健遒美,笔法俊逸婉畅,结构严谨缜密,点画坚实快利,雄强而秀雅,堪称是北魏墓志书法中的上乘精品、魏碑书法艺术形成的代表杰作。

一九九七年,河南省偃师出土了唐代著名书法家颜真卿撰文并书写的郭虚已墓志。该墓志铭长埋地下,保存完好,字口清晰,为目前已发现颜氏(四十一岁书)最早书法作品。

《郭虚已墓志》统篇规整统一,单字结构严密,笔道刚劲有力,可以看出颜体最早的雏形,体现了颜氏楷书风格的原风原貌,更是研究颜体早期书法不可多得的珍贵史料。

二是补充历史的文献作用。墓志铭反映了当时的社会场景和生活情态,由于其材质坚硬,保存千年,往往补充了正史的不足。

唐玄宗天宝年间的总人口高达八千万左右,而到了安史之乱之后,就仅仅剩下了一千六百馀万。八年时间,整个唐朝整整减少了四千多万人,死亡率达到了80%。 “是岁,户部奏:户二百九十馀万,口一千六百九十馀万” (《资治通鉴》)。

战乱使社会遭到了一次空前浩劫,而在洛阳新安千唐志斋五号室墙壁上镶嵌着一块《大燕圣武观故女道士马凌虚墓志铭》,让人们对这场“盛世浩劫和百姓苦难”有了直观的感性认识。

洛阳开元道观的女道士马凌虚,是一个“鲜肤秀质”“芬芳若兰”的绝色女子,但是在安史之乱的洛阳沦陷中,被安禄山部下匪首孤独问俗抢走蹂躏,但马凌虚誓死不肯就范。 “未盈一旬(不到十天),不疾而殁”,且仅仅“春秋二十有三”。

《大燕圣武观故女道士马凌虚墓志铭》记录如下:

黄冠之淑女曰凌虚,姓马氏,扶风人也。鲜肤秀质,有独立之姿,瑰意蕙心,体至柔之性,光彩可鉴,芬芳若兰,至于七盘长袖之能,三日遣音之妙,挥□而鹤舞,吹竹而龙吟,度曲虽本于师资,余妍特禀于天与,吴妹心媿,韩娥色沮,岂唯专美东夏,驰声南而已。与物推移,冥心逝止,厌世斯举,乃策名于仙宫,悦己可容,亦托身于君子。天宝十三祀□于开元观,圣武月正初归我独孤氏独孤公。贞玉回扣,青松自孤,溯敏如神,机鉴洞物,事或未惬,三年徒窥,心有所一,一顾而重,笑语晏晏,琴瑟友之,未盈一旬,不疾而殁。君子曰华而不实,痛矣夫古代墓地风水!春秋二十有三,遂以其月景子窆于北邙之原。祖玄明,梁川府折冲。父光谦,歙州休宁县尉,积善之庆,钟于淑人,见托菲词,纪兹丽色。其铭曰:惟此淑人兮秾华如春,岂与兹殊色兮而夺兹芳辰?为巫山之云兮,为洛川之神,与不知其所之,将欲问诸苍旻。圣武元年正月二日建”

古代墓地风水

武则天时期的墓志铭

古代墓地风水

颜真卿41岁书写的郭虚已墓志铭文

3

陪葬明器的艺术升华——绚烂多姿的唐三彩。

1905年至1909年,清政府修建陇海铁路汴洛段工程时,在洛阳北邙山的唐墓中发现了大量多彩釉陶器,这就是世人前所未见的“唐三彩”。因以黄、绿、白三色为主,所以人们习惯称之为“唐三彩”。因唐三彩最早、最多出土于洛阳,亦有“洛阳唐三彩”之称。

唐三彩甫一问世,由于史籍中没有明确记载,其价值最初并未被世人所识,直到民国初年,流入北京琉璃厂古董街后,被中国近代著名学者罗振玉发现,并在其《俑庐日札》(1908年)一书中,肯定了这种多彩釉陶器的价值:“(唐)北方古冢中明器……其陶器之上绿色粗釉,现金银光彩者,价尤昂,俗谓之金银釉。”这里的金银釉指的就是唐三彩釉色。在其1916年《古明器图录》一书中也收录有唐三彩,唐三彩遂逐渐进入学界和收藏家的视野,开始蜚声中外,流落世界,为国内外公私机构及个人所收藏。如今洛阳出土的唐三彩除中国著名博物馆收藏外,在世界各大博物馆,如大英博物馆,法国吉美博物馆,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等均有收藏,成为世界公认的唐代杰出艺术品。

作为唐代艺术精华,唐三彩充分显示了盛唐时期的精神面貌和艺术水平,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和鲜明的民族特色。

常见的出土唐三彩陶器有三彩马、骆驼、仕女、武士俑、天王俑、乐伎俑、生活器皿等。

唐三彩的人文风采。洛阳唐三彩人物俑造型比较准确,形象细腻生动,题材广泛,风格多样,反映了唐代不同社会阶层的“角色”,是唐代社会人文风采的生动剪影,堪称唐代雕塑艺术品中的杰作。通过这些人物形象,展现了一幅唐代社会不同民族、不同阶层、不同性别的人物风情画卷。

风姿绰约的仕女俑。女偏是唐三彩人物俑中最精彩,最具有想象力和生命力的作品,洛阳三彩女俑形象刻画的惟妙惟肖,高髻长裙,面容丰腴,神态优雅,气度高贵,形体富有曲线变化,呈现出盛世华贵多姿多彩,饶有生机的艺术特征,展现了唐代女性所特有的开放、尚新的时代风尚。

古代墓地风水

簪花仕女图中的唐代贵妇

古代墓地风水

风姿绰约的三彩仕女俑

古代墓地风水

唐代墓葬壁画中的仕女形象

古代墓地风水

虢国夫人游春图中的唐代仕女

骆驼是万里丝绸之路上最得力的行旅座骑。形态各异的唐三彩骆驼俑,印证了丝绸之路的辉煌,他们多由胡人牵引,与杜甫诗中所谓“胡儿制骆驼”的说法相吻合,洛阳出土的三彩骆驼俑,形神俱佳,体态健壮,昂首挺胸,引颈嘶鸣,不少骆驼驮负绢帛、丝绸和内地名产宝物,真实再现了丝绸之路驼铃悠扬、中外贸易繁盛的景象。

三彩马是唐代雕塑艺术的典范。汉唐以来,历代中原王朝以追求西域良马为中西交流的重要事务。唐代对马政高度重视,太宗、玄宗时期国家畜养马都在几十万匹的规模,太宗时期著名的“昭陵六骏”、玄宗时期厩苑里的宝马良驹都成为历史上的美谈。洛阳出土的三彩马,雄健神骏,神气十足,饱满圆浑而不臃肿,装饰华丽但并不艳俗,肢体动作丰富细腻,其出神入化的艺术手法,已臻化境,让人感受到大唐帝国富有朝气的情怀。

镇墓俑是中国古代雕塑中的一个独特品类。古人相信镇墓俑之入墓中可以守护亡灵安宁。唐代镇墓俑在北朝基础上迅速发展,体型硕大,工匠着力刻画其凶煞狰狞的面貌,艺术表现力极强,镇墓俑在目中分布有一定规律,镇墓兽、武士俑(或天王俑)以及其他俑类前后依次放置于墓室前部,迎门布列,起到镇墓祛邪的作用。

天王俑来源于佛教中帝释外将的四大天王,天王是佛教中的护法神祇,分别以护国、增善根、净天眼、杨福德为主职。盛唐时期,天王俑的形象受佛教文化影响,又与唐代武士形象互相渗透,一般头戴兜盔,身着华丽的“明光铠甲”,或足踏卧牛,或足踩小鬼,叉腰握拳,英气逼人。

唐人“事死如事生”的传统丧葬信仰,使得洛阳中原地区唐墓中出土丰富的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壶、尊、瓶、盘、碗、杯、罐等三彩器皿,其中多数为专用陪葬的明器。三彩器皿的种类、造型、纹饰和色彩等方面,不仅受到多元宗教信仰因素的影响,同时也折射着唐人对生者、逝者的人文情怀。

古代墓地风水

唐代墓葬中的三彩镇墓兽

古代墓地风水

三彩骆驼俑

古代墓地风水

栩栩如生的三彩马

古代墓地风水

三彩罐

古代墓地风水

三彩镇墓兽

4

“生在苏杭,葬在北邙”,24座黄帝陵墓衍生出的“东方帝王谷”奇观。

横亘在十三朝古都洛阳北部的邙山(简称北邙),数十万年来从黄土高原徐徐吹来降落积累的黄土层十分深厚,地形“靠山蹬河(黄河、洛河)”极其符合传统堪舆文化中“风水宝地”的各项指标。

因此几千年以来,王侯将相、富商巨贾、才子佳人、士农工商纷纷把葬在洛阳北邙,当作人生不可替代的最佳归宿。

一项统计数据显示,邙山陵墓群是我国最大的古陵墓群遗址,占地756平方公里,有大型封土墓972座,共有6代24位皇帝长眠于此,“东方帝王谷”的美誉由此而生。

在这块狭长、宽广的邙山区域,可谓冢连冢,墓压墓,古代墓葬的数量之多,面积之大,延续时间之长,不仅在中国独一无二,也是举世罕见。

甚至古人的口头禅“生于苏杭,葬于北邙”,俨然成了不少文学作品中的对偶佳句,名播海外。

前些年有位国内学者在韩国首尔国立民俗博物馆参观时,听到了一首丧歌:“死去的亲人啊古代墓地风水!你要到很远的地方去啊!你要去邙山,你到了那里,就永远回不来了……。”他忙问韩国翻译:“邙山?他们唱的是洛阳邙山吗?”翻译说:“是呀,死人都要去洛阳邙山,要住在那里的。”跨越国界的影响力量,这足以见得洛阳北邙山在古代墓葬文化中不可取代的重要位置。

古代墓地风水

洛阳邙山的魏明帝景陵

古代墓地风水

洛阳邙山的三国大将曹休墓

古代墓地风水

洛阳古墓博物馆的古墓砖砌穹顶

古代墓地风水

洛阳古墓博物馆的画像砖墓

5

栩栩如生、叹为观止的墓葬壁画艺术。

千百年来,墓葬习俗文化衍变出来的墓葬壁画艺术,堪称是历史最悠久的绘画形式,它不仅是灿烂东方文明的重要标志,也是古人对时代生活场景的艺术再现,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文献价值。

之一,丝绸之路见证的见证——“牵驼出行图”。

国家一级文物“牵驼出行图”,出土于洛阳唐代安国相王的孺人唐氏墓。安国相王即后来的唐睿宗李旦;孺人,在唐代是对皇室宗王之妾的称谓,官职相当于三品。根据墓志显示,墓葬的年代为唐中宗神龙二年(公元706年)。

这幅壁画之上,只见一位浓眉深目、高鼻阔嘴、连鬓卷曲的胡人,手牵一匹高大雄健的骆驼,驼背上载着成卷的丝绸等物品,正兴冲冲从丝绸之路东方起点——唐代的神都洛阳出发,沿万里丝绸之路折返西方自己的国家。

这幅一千三百年前的唐人写实画作,生动、客观地反映了当年丝绸之路的盛况。

古代墓地风水

洛阳出土的丝绸之路见证——“牵驼出行图”

之二,章怀太子墓壁画。

唐代堪称是中国绘画史上一个空前繁荣的时代,唐代的壁画,由于有大量绘画名家的加入,帝王的极力推崇而盛行一时。沧海桑泰,时代变迁,许多地表建筑唐代壁画因岁月湮没早已不见踪迹。倒是近年来,唐代贵族墓地出土大量保存完好、题材广泛的唐代壁画,不仅有明确纪念,而且真是反映出了唐代的绘画风格。

章怀太子李贤是唐高宗李治与武则天之子,其墓葬中出土的壁画最为精美和震撼。

该墓壁画共分为五十多组,大都保存完好。其绘画题材相当广泛,除了青龙、白虎外,还有出行、客使、仪仗、马球、游戏以及宫廷的侍女、陪臣等日常生活,充分反映了唐代豪门阶级豪华奢侈的贵族生活。诸多壁画中,尤以《马球图》为代表。

整幅壁画中绘有20余匹各色骏马,马上之人均着各色便于运动的窄袖袍,足牆黑靴,头戴暧头,左执遲,右拿球杖,个个英武不凡。

二十余骑人马,纵马争夺一个小球,有在飞驰的马上双手握杖回身反手击球者,有在马上回身看球者,有手执马缠驱马扬鞭向前抢球者,有纵马驰杖奋力击球,亦有勒马驻足观察形势者。画中人马姿态各异,画面形象逼真生动,其高超的艺术形式,完美地记录了唐代马球运动的真实生动情形。

这种寓动于静,将动与静完美结合的高超表现手法,充分体现了画工的炉火纯青的技艺,艺术展现了唐代超前绝后之绘画水平。

古代墓地风水

章怀太子墓的“马球图”

古代墓地风水

章怀太子墓人物壁画

6

平平安安,以享千年的墓葬理念,引出历代层出不穷的防盗墓措施。

为了避免大量珍贵陪葬品被后人盗掘,古人在防盗的措施和手段上可谓绞尽脑计、花样迭出。

不仅设计有流沙墓,积石墓,悬崖葬,疑冢(曹操下葬时据说就处心积虑设下了“七十二疑冢”);了无痕迹的草原葬(成吉思汗墓葬);十三陵定陵中的长明灯,在于消耗氧气,防止盗贼进入;而秦始皇陵墓中厚厚的水银防护层,至今成为千古不解之谜。

2005年初,考古专家对位于河南上蔡故城的一座战国贵族墓地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随着表层封土被层层揭去,原来期望值很大的楚国贵族墓,却发现了大大小小17个盗洞,其中最早的竟然是一个战国时期的盗洞,另外还有东汉时期的盗洞7个,现代盗洞9个。

当时考古队员均认定这是一座没有任何价值的“空墓”,但是既然已经打开,大家就抱着仅存的一点侥幸继续探掘。此后随着工作的深入,给人们带来的却是匪夷所思的惊喜连连。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防盗效果极佳、构思相当巧妙的著名流沙墓,它将数千立方的黄沙炒熟(防止潮湿粘连,增强沙子流动性),然后最上面设置疑棺(诱骗吸盗墓贼),十几米深处的棺椁、墓道上面覆盖厚厚的黄沙和积石,盗墓贼想进入墓室,就必须将大量的沙子一点一点往外掏,然而由于沙子流动性很强,掏出一点空间,周围立即将会将其迅速补充,由于掏沙后期的工程量浩大,三五个盗贼对流沙大墓只能是无可奈何、望宝兴叹。

古代墓地风水

上蔡战国流沙墓俯瞰图

古代墓地风水

流沙墓中的积石

考古发现,上蔡战国大墓的填土下,积沙近11米厚约3000立方以上。沙层中精心填埋着积石、疑棺和最下面的棺椁。这些黄沙非常纯净、干燥,流动性极强;考古队员还在积沙层中发现不计其数、无规律散布的积石,一块积石大者300多斤,小者六七斤,尽管形状不一,但边角都十分锋利,对盗墓贼巨有很强的杀伤力。

正是因为古人高超的防盗墓智慧,使这座战国大墓2000多年来躲过了几十拔盗墓贼的光顾、黑手,墓中珍藏的1000余件青铜器和200余件玉器一件也没有丢失,此发掘成果一经曝出,震惊考古界,更令世人对古代墓葬的精巧缜密啧啧称奇,叹为观止。

古代墓地风水

周天子的出行工具——“天子驾六马车”

古代墓地风水

梁庄王墓出土的镶嵌宝石帽冠

古代墓地风水

簪花仕女图

古代墓地风水

洛阳古墓博物馆的古代砖墓

古代墓地风水

洛阳东汉墓壁画

古代墓地风水

洛阳博物馆的唐三彩

古代墓地风水

空中航拍秦始皇陵

上一篇:住房财位风水图解(客厅财位示意图)

下一篇:股市风水录(五行和股票的风水)

最新回答共有48条回答

我来回答